邓翡老师电影发展讲座2-徐州市第二中学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朝夕文学 >> 朝夕讲坛 >> 正文
朝夕讲坛

邓翡老师电影发展讲座2

2014年02月27日 09:44 邓翡 点击:[]

中国电影的产生和发展

在中国,电影最初被称为“西洋影戏”、“奇巧洋画”,早在1896年便从欧洲传入上海和香港。1905年北京丰泰照相馆老板任景丰拍摄戏曲片《定军山》,揭开了中国电影历史的第一页。这以后,郑正秋、张石川和黎民伟几乎同在1913年分别在上海和香港拍摄了中国最早的短故事片《难夫难妻》和《庄子试妻》,到1920年上海产生第一批长故事片,形成中国电影的萌芽期。电影传入中国之初,中国处于苦难深重、领土分裂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电影拍摄在资金、设备、技术上都要仰仗外国资本,由此带来其半殖民地性质。另一方面,中国早期电影创作(无论在大陆、香港、台湾)从观念、取材到表现形式上都可以看到民族戏剧(京剧、文明戏、粤剧、歌仔戏等)的深厚影响,这是中国文化打在早期中国电影上的一块明显“胎记”。

中国电影应当包括中国电影工作者在海峡两岸和香港地区摄制的电影(澳门到20世纪80年代才开始摄制电影,这里暂且不论)。祖国大陆和香港、台湾地区的电影有着共同的文化渊源,在不同的社会制度、文化历史背景下形成不同的发展轨迹;另一方面,中国海峡两岸和香港的电影始终互相联系和影响,其中的进步、优秀作品共同创造了灿烂的中华电影文化,并且为世界电影艺术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中国大陆电影是中国电影的母体,也是整个中国电影中历史最悠久、成绩最突出的主要组成部分。

回望中国电影在大陆近百年的发展,可以看到一幅由二十年代无声片从草创到繁荣、三十年代以左翼电影为主导进步电影的迅猛发展、抗日战争时期在“国防电影”旗帜下的多元突进、四十年代后期现实主义电影的深化和成熟,五六十年代新中国社会主义电影事业的新繁荣,以及八十年代以后中国电影走向高潮等若干重要阶段组成的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

三十年代初,上海电影界兴起了一个以左翼艺术家为主导的现实主义电影运动,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电影事业的开始。以夏衍、田汉、阳翰笙、洪深、蔡楚生、司徒慧敏、聂耳、袁牧之、孙瑜等为代表,团结了一大批进步电影人,他们的作品如《狂流》、《三个摩登女性》、《姐妹花》、《渔光曲》、《神女》、《大路》、《桃李劫》、《十字街头》和《马路天使》等,一扫二十年代以来神怪武侠、鸳鸯蝴蝶电影充斥银幕的歪风和所谓“软性电影”的邪气,大胆反映社会矛盾,真实描写民众生活,表现了反帝反封建的时代呼声。这是中国电影艺术史上的第一次高潮,也是世界电影史上的光辉一页。

三十年代以后,中国电影通过“国防电影”实践和延安抗日根据地人民电影的初步经验,现实主义创作队伍不断壮大,创作经验更加丰富,到四十年代后半期产生以史东山编导的《八千里路云和月》,蔡楚生、君里编导的《一江春水向东流》,沈浮编导的《万家灯火》,陈白尘、君里编导的《乌鸦与麻雀》和李天济、费穆编导的《小城之春》等一批经典之作,形成中国电影艺术又一次高潮。这些作品绝大多数真实描写了抗战时期和战后国统区的社会生活,揭露了反动派对人民的政治压迫和经济掠夺,其思想倾向性和艺术真实性的统一标志着中国现实主义电影走向成熟。

新中国成立后,《中华儿女》、《白毛女》、《翠岗红旗》、《南征北战》、《董存瑞》、《柳堡的故事》、《上甘岭》等一批又一批优秀影片的出现说明电影在表现新时代新人物方面取得成功。虽然有极“左”思想的干扰,社会主义电影事业仍然在曲折中前进。直到1959年,以国庆十周年献礼为契机,摄制了《林则徐》、《老兵新传》、《林家铺子》、《战火中的青春》、《五朵金花》等一批优秀影片,形成新中国电影创作的第一次高潮。六十年代初,由于调整文艺政策,使得这一艺术高潮向纵深发展,形成一场有理论主张(以瞿白音的《创新独白》为代表)、有艺术实践(以《早春二月》、《舞台姐妹》、《农奴》、《小兵张嘎》、《枯木逢春》等影片为代表)的艺术创新运动。

“文革”十年,电影是重灾区。粉碎“四人帮”以后,电影界通过拨乱反正、解放思想,艺术生产力大解放,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兴起电影创作新高潮。老导演如谢晋、谢铁骊、成荫、凌子风等老当益壮,中青年导演吴贻弓、谢飞、李前宽、丁荫楠、吴天明等成为中坚力量,《天云山传奇》、《巴山夜雨》、《人到中年》、《邻居》、《沙鸥》、《城南旧事》、《孙中山》、《野山》、《芙蓉镇》、《开国大典》、《大决战》等优秀作品不胜枚举。被称为“第五代”的青年导演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等人的崛起更令国际影坛瞩目。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电影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广度,在实现题材、风格、样式的多样化方面,在电影语言的探索和创新方面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近几年,广大电影工作者继续努力,拍摄了《生死抉择》、《横空出世》、《我的父亲母亲》、《我的1919》、《益西卓玛》、《紧急迫降》、《英雄》等一批优秀影片,掀起了又一次电影生产的热潮。尽管电影的生存环境在这个世纪内发生了很大变化,电影已经失去昔日的“霸主”地位,但中国电影人处变不惊,仍在为创造中国电影的新辉煌而努力奋斗。

香港被称为“东方好莱坞”,“社会写实”是香港进步电影的优秀传统,“电影救国”是香港电影界明确提出的口号,香港三四十年代的“抗日电影”以及其后在功夫片、喜剧片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台湾电影在很长一段时期主要是统治者实行奴化教育和反共宣传的工具,一直到六十年代,“健康写实主义”主张的提出才给台湾影坛带来一股现实主义的清新气息。进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香港和台湾几乎同时发生“新浪潮”和“新电影”运动,一批中青年导演的作品继承了写实主义传统,在表现手法上进一步带有实验的性质。海峡两岸在国际影坛屡屡获奖,提高了中国电影的世界声誉。

电影是科技的产物,电影也将随着科技的发展而发展。随着我国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有理由相信,必将迎来一个电影新时代。

关闭